登录
注册
林草网群 使用指南添加到桌面
分网
当前位置:关注森林 > 林长制报送平台 > 综合资讯 > 正文 站内导航

人与自然 和谐共生

媒体:网络  作者:内详
专业号:仪陇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 2024/6/25 17:42:06

在广袤的大地上,林深叶翠,田畴千里,湖光潋滟,沙白如雪……这是自然的馈赠,也有人类的努力。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共同编织起世界的绚烂多彩。每一次呼吸,都交融着自然的气息;每一个脚步,都踏着地球的脉搏;每一次行动,都播种下希望的种子。值此世界环境日之际,让我们跟随作家的笔触,用心感受人与环境深厚的联结,一同守护万物共生的盛景。

——编  者  

护江护绿  护鱼护鸟

蒋  巍

未到上海崇明岛前,就有一串名片添进了我的脑海之中:新时代的崇明正在高标准建设“世界级生态岛”,打造国家生态文明名片、长江绿色发展标杆。

万里长江注入东海之前放缓了脚步。千百年来泥沙淤积,造就了崇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河口冲积岛,中国第三大岛。多年来,我对崇明岛心向往之。

前不久,终于有机会登上长江口的崇明岛。古人赞其为“长江门户,东海瀛洲”。倘从空中俯瞰,它就如同一块灵秀碧玉,镶嵌在长江的鬓边,在天海间熠熠生辉。

随着客船逶迤前行,一轴“江山如此多娇”的画卷缓缓展开。不过,我不够幸运,还是没能看到长江的“笑脸”。长江的“笑脸”就是长江的宝贝——江豚。

据悉,江豚在地球生活已有两千多万年。在流星撞击、山崩海啸、气候巨变的远古时代,许多生物灭绝了,而聪明伶俐的江豚却躲在江海里幸存下来。当它们从水中探出圆圆的脑袋,好奇地注视着人类时,它们上翘的大嘴巴喷着水花,那样子就像一张张极可爱的笑脸。

但千百年来,渔家不知道它是人类的好邻居好伙伴,一网捞上来,抬手就甩进船舱。专家们不得不痛切地宣布,由于捕捞、污染、航运和全球气候变化的影响,江豚所剩无几!

好在,新时代,“建设美丽中国”“让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号角吹响。守护一江澄碧,保护两岸生态。为挽救生态、保护物种、修复环境,长江保护法等一批国家和地方法律法规相继推出,激荡人心。自2021年1月1日起,一项史无前例的壮举,在长江重点流域全面启动:十年禁渔!

这是国家行动,也正是历史性的关键时刻!

长江干流、重要支流,以及鄱阳湖、洞庭湖等水域,都被温柔地纳入禁渔的庇护之下。曾经以江为生的渔民,纷纷收起渔网、挥别渔船,寻找新职业。同时,尽一切可能遏制长江的泥沙流失,沿岸播绿造林,以期绿意满盈。

崇明岛许多人的生活方式因此发生改变。岛民定下规矩:生态岛就是黄金岛!但见岛民“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世代传承的捕鱼人和捕鸟人摇身一变,个个成了护江护绿、护鱼护鸟的巡逻人。“生态搞好了也能当饭吃”,老党员张森组织起三十多户村民“抱团取暖”,创办了岛上第一家股份制“农家乐”。这一招震动全岛,岛民们纷纷把自家祖屋改造成对外营业的民宿。白天观江赏海,月下爱侣流连,竹篱后还有可尽情观赏的鲜花、可随意采撷的蔬果。中外游客可以在这里无所思无所想,望着美景发呆,在忙碌奔波中,偷得片刻闲暇。

那天,我伫立在环岛江堤边,滚滚东去的长江传来澎湃的涛声。纵目远望,但见望不尽的池杉树林、平坦广阔的湿地海滩。观鸟台处,偶见成百上千的白头鹤、白鹭、黑鹳等鸟儿冲空而起,俯瞰着它们美丽的家园,那明亮的叫声透着无尽的快乐。

只有让长江休养生息,它才能生生不息。

只有保护好绿水青山,才会有真正的金山银山。

豹虎岩下的森林

李青松

南岭南麓,莽莽苍苍。

这里是豹虎岩林区——我是在某日清晨进入森林的。高大的松树,凭借庞杂的根系和聚气巢云的树冠,总是占据着森林中最惹眼的位置。它无需争抢阳光,阳光是它的同盟,需要多少满足多少。一些微小植物则在森林的底部自得其乐——微小不是劣势,它们在最适合自己的空间里繁衍生息。

更奇的是它了——丹霞地貌的山体下有一个大岩洞,洞阔数米,岩壁长二十余米。岩壁上布满洞窍,罅隙纵横。据说,早年间,曾有金钱豹栖居,后又来了华南虎。一山不容二虎,一洞却可容豹虎。豹虎同居,乃奇闻也。于是,当地人为岩洞起名——豹虎岩。我来到这里时,未见金钱豹,也未见华南虎,而豹虎岩却在。仰首观之,岩洞之上那块巨大的岩石不知已矗立了多久。近看像金钱豹,远望又像华南虎了——它是这片森林的标志物。

森林里闪出一个人。

护林员饶信林带着他的“嘉宝”正在巡山。他面容清瘦,双目炯炯,身穿迷彩服,胸前挂着望远镜,腰间挎着军用水壶,手持一把弯月镰刀。“嘉宝”跟在饶信林身后,摇着尾巴。它东闻闻西嗅嗅,任何可疑的蛛丝马迹都不放过。

其实,我一入林子就被饶信林发现了——隐蔽处的电子监控设备,已经把我的一举一动传输到他的手机上。饶信林守护这片森林已经近三十五年了。十六七岁时,他便扛着一杆猎枪钻进豹虎岩森林里,猎麂子、猎猪獾、猎赤鹿。那时候,《野生动物保护法》尚未制定。某日,他在山里打猎,一只野兽冲向他,一头把他撞到悬崖边。

饶信林向崖下的深渊望了一眼,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瘫倒在地,眼前一片漆黑。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阵山风将他吹醒。那一刻,饶信林做出一个决定——用石头把猎枪砸断,扔下悬崖,从此不再打猎。后来,他就成了护林员,还受当地政府委托,创办了广东韶关的“豹虎岩家庭林场”。

平时除了巡山,饶信林与妻子林祥优就在荒沟荒坡及可造林的地方,种树种果种药种菇,把残破的林相一块一块缝补起来,把光秃的裸岩一点一点披上绿锦。经过三十多年的封育和重建,豹虎岩渐渐有了森林的气象,松树、杉树、香樟、米锥、杨梅、拐枣树等乔木和多种灌木及浆果植物长高长大,错落排布。

森林的形成需要空间的分布,也需要时间的积累。构成森林生态系统的当然绝不仅仅是一些树木——黄腹锦鸡、猫头鹰、山鹧鸪、花面狸等野生动物出没林间,许多消失多年的珍稀物种,比如金钱豹、鬣羚、白鹇等也重现身影,森林里充满生命的律动。

豹虎岩下,有一株米锥树,四人合抱还不能围拢,可谓南岭山区的“米锥王”了。每年10月间,米锥果成熟的季节,“米锥王”树下会有成群的白鹇前来觅食。本来,米锥果捣碎可以加工制作成糍粑、粉条、豆腐等特色美食,但考虑到米锥果是白鹇的最爱,饶信林就对妻子说,米锥果还是留给白鹇吃吧,我们就不要捡拾了。

饶信林带着“嘉宝”又去巡山了。他警惕的眼睛四处打量,草木荣枯了然于心。一前一后,一人一犬,隐入森林深处。

忽然间,森林就起雾了。雾在豹虎岩脚下野性地流动,一层幛,一层纱,一层幕。阳光迟迟照不进来,躲到豹虎岩身后的阴影处潜伏了。陡然间,阳光跳了出来,唰的一下就抓挠到雾的痒痒处,咯咯笑着,雾便扭动着蛮腰升腾起来了。一团一团,一绺一绺,一条一条,一群一群,有一种内在的力,使着暗劲儿,翻滚着,奔涌着……可是,就在我眨眼的瞬间,雾散了,无影无踪。

行走可可西里

辛  茜

乘车向南,深入青南高原的可可西里,这片位于唐古拉山和昆仑山之间的神秘土地,在我的眼前徐徐展开。群峰连绵,冰川耸立,冷风在冰川上嘶嘶作响。

这是我第三次踏入这片土地,每一次都愈发让我感到吃力,但也愈发被其壮丽景色所吸引。

可可西里是青藏高原隆起强烈的地方。这片美丽荒野平均海拔四千六百米,面积四点五万平方公里。2017年“青海可可西里”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成为我国面积最大的世界自然遗产地。

前方,便是诱人的卓乃湖。那软缎似的、刚刚融化的蓝色湖水,呼唤着来自青海三江源、西藏羌塘和新疆阿尔金山地区的雌藏羚。雌性藏羚羊沿着千年万年的古道,前往卓乃湖产仔育幼。高寒、缺氧的可可西里不适合人类居住,却是大型食草动物野牦牛、藏野驴、藏羚羊、白唇鹿等的重要栖息场所。

暴雨过后,河流涌动,体态丰韵的楚玛尔河,迎来可可西里山东麓融化的积雪。河流穿过叶鲁苏湖,裹着红色泥沙,在人迹罕至的旷野,浇灌荒地、滋润野草,为来往的珍禽野兽提供饮水。这时,气候多变、雨雪频繁的可可西里,正是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的季节。集中的降水,让荒野变成了巨大的沼泽。

匍匐水柏枝已经盛开。唐古特微孔草、雪灵芝、青海翠雀花、点地梅就要露出新芽。它们在此生存了上万年,或秀丽,或沧桑,或坚韧。可可西里有两百多种野生植物,种类如此之多,离不开众多河湖、长时间的日照和清新的空气。它们伸展四肢、匍匐在地,以便吸纳地心甘霖,储存能量;它们昂头向上,精神抖擞,以便在短暂的时间内,生长、开花、结果、孕育新的生命。

然而,可可西里的生命也曾面临过危机。上世纪90年代,盗猎者曾使可可西里保护区的藏羚羊面临生存危机。为了保存藏羚羊完整的生命周期栖息地,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巡山队员们将生死置之度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

2006年7月1日,青藏铁路正式通车。为了让雌藏羚长途迁徙、聚集产仔的路线不被人类干扰,设计者征求野生动物专家、环保部门、当地牧民的意见,在铁路穿越青海可可西里、三江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和西藏色林错自然保护区沿线,设置了专门的野生动物通道。

行走在可可西里,我常常被这里的人和事打动。藏羚羊的季节性迁徙,一直是困扰生物学界的世界难题。为了解开谜题,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理学博士苏建平三十多次进入可可西里考察。可是,就在他通过艰辛努力,掌握了较权威、系统的资料,有望揭开谜底时,来势迅猛的病魔却夺走了他的生命……

还有一则故事。在阳光和春雪交替的时节,牧民们赶着一群家牦牛从泵站匆匆而过。留下的三坨牛粪,不出一个月就结了硬壳。又几日,坚硬的牛粪上竟然冒出了三棵小草。守护泵站的一名年轻人十分好奇,蹲下身子看了很久,担心小草被狂风卷走,便常给它们培土、浇水,无意中疏忽了其中最不起眼的一棵。

可恰恰是那棵被忽略的小草活了下来。年轻人非常纳闷,请教当地牧民才知,牦牛吃进肚子里未被消化的草籽,经过肠胃暖化后,不但容易发芽,而且耐寒耐旱。假如特意去照顾,反而会因为浇水太多致死。真是一株神奇的植物!可可西里,还有许多这样的生命之歌,带给我们来自高原的启示……

那片蔚蓝的沙海

肖亦农

我们的车爬上了一座沙梁,眼前兀地出现了一片蔚蓝。这蔚蓝熠熠闪着光,让人有些眩晕。我和同行者都被震惊了,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这铺天盖地、似是扯不断的无穷蔚蓝。我们这一行“老沙漠”,曾经在沙海里摸爬滚打十几年,此刻却站在沙梁上面面相觑。

“这是海市蜃楼吗?”我疑惑地问道。

“不,这是真实的。”老王笑道。三十多年前,老王是我们生产建设兵团的连长,对这片沙漠了如指掌。后来,我们全部撤出了沙漠,分散于鄂尔多斯市里的多个行业,但一直关心着沙漠的变化。

老王告诉我们,那片蔚蓝,其实是沙漠中的光伏电板,是治理沙漠的新举措。现在沙漠里修起了数以万计的沙障、植物网格,修起了条条穿沙公路,种植了海洋般的森林、草地。沙漠正在退去。要是再晚来几年,恐怕库布其沙漠也要在鄂尔多斯高原整体消失了。

“想不到吧?”老王感慨道,“当年我们治理沙漠时,从没想过能改造成这样。”三十多年前,鄂尔多斯山曲曾这样唱道:“大沙湾是个簸箕滩,来得容易走得难。”就是说,进沙漠时顺风推着跑,出沙漠时戗风顶着走不动。风沙一出来,就像一条没有头尾的黄龙。而今天,我们一行,踩着茵茵绿毡,嗅着淡淡花香,惊奇欣喜地走进这片沙漠。沙柳红柳间,几只沙鸡欢快地跃出,向着蓝天嘎嘎鸣叫。

这片沙漠怎么成了这般?我们决定驱车深入沙漠,向着当年我们生活工作过的地方驰去。穿过起伏的沙丘,终于抵达了那片蔚蓝。

放眼望去,整齐排列的光伏电板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蓝色光束,仿佛与苍穹融为一体。这片沙海,已经成为一片光伏之海。

陪同我们的一位年轻干部介绍道,这样的风电光伏工程,在库布其沙漠里有几十个。光伏板有两米多高,迎着阳光,经过转换,会产生源源不断的电流。那年轻干部指指光伏板,骄傲地说:“现在北京城里亮起的电灯中,有很多是鄂尔多斯送的电,以后我们要源源不断地向北京输送绿电。”

一片片光伏板,像向日葵一样随着太阳的角度而旋转。这样光板既吸足了光,又为板下的经济作物遮阴挡风。旗林草局的老曹领我到光伏板下劳作的林业工人间,他们正在抓紧种植大枣、黄芪、甘草等经济作物。老曹自豪地说:“现在我们库布其沙漠真成了聚宝盆!”

我注意到光伏板旁布告栏上的告示。原来,那些劳作的工人,都是附近乡村的脱贫户。他们现在成了光伏工程的辅助工,负责清洁光伏板,也在板下搞种植养殖。一群群鸡鸭漫步在光伏板下,白花花的鸡蛋散落在草地上。

这一幕幕生动的画面,让我深感工业化、现代化与农林牧业的完美结合。一场破天荒般的能源变革,正在库布其沙漠上演。

联合国环境保护署也认为,这是当前防治荒漠化的方向。2017年,有近二百个国家签署了《鄂尔多斯宣言》。科学治理、绿富同兴等库布其经验,被写进了宣言之中。

库布其沙漠就这样昂首挺胸地走向了世界。

回想往昔,再看今日,眼前的巨变真让人振奋。我与沙漠,沙漠与我,那样熟悉,却总能邂逅新的惊喜。

写给小凤鲚

施立松

亲爱的小凤鲚,最近你们在江里可好?

春末夏初由海入江,凤鲚妈妈产卵后便返回东海。我和凤鲚妈妈一样,等着你们回东海过冬的那一天。我想象着你们长大的样子:狭长的身子是像一羽凤尾,还是更像一把雪亮的柳叶刀?小嘴和鱼鳃是淡淡的粉吧,该是多么的娇嫩可爱!通身的银光,会在阳光下折射出怎样的光彩?

昨天我又到长堤旁,发现那个二百四十七米长的破堤通海口很好认,通道也清理过了。岸边的滩涂上,柽柳还开着一串串粉色的花,它们整齐而昂扬地挺立着,像为你们守护通道的卫士;涨潮后,海浪翻滚,成群的海鸥亮着银翅上下翩飞。通道之上,为破堤而兴建的两座通往长堤的桥上,车水马龙。

你不知道,这条长达十四点五公里的跨海长堤——灵霓北堤,对处于东海之滨的孤岛洞头意味着什么。“隔千重山不隔一道水”。大堤让祖祖辈辈生活在洞头的人们告别过去的无助和辛酸,洞头的经济社会发展从此掀开新的一页。

可是,人们哪能想到,生活在瓯江流域的鲈鱼、鳗鲡等二十余种洄游性海洋生物,却因为大堤的阻隔而洄游受阻,再回不去江心寺后的“温柔乡”了。那咸淡相宜的水域,是产籽的好地方。为了繁衍后代,鱼儿只能另寻生路,向更远的河口跋涉,因路途遥远而累死在迁徙路上的凤鲚不计其数。

好消息来得有些突然。2020年底,“破堤通海”的炮声震动了正在为来年洄游发愁的鱼儿。人们拆除灵霓北堤坝头,打通海洋生物洄游通道,恢复海域生态,为鱼儿“让道”了!

鱼儿对海水的盐度、水质、流速很敏感,很快就感知到了不同。春天快过去的时候,凤鲚妈妈呵护着因孕育而圆鼓鼓的肚子,结队游到瓯江口外,寻到最舒适之处,完成产子重任,而后返回东海。

亲爱的小凤鲚,等你们回来时,在破堤口不远处,会遇到一片红树林和柽柳林,这是洞头近年打造的“南红北柳”生态交错区。树林沿着海岸线生长,可以防风消浪、促淤保滩、固岸护堤。再往前,你们就会看到海面上密密麻麻竖立着紫菜养殖竹竿,竹竿间一垄垄漂浮的紫菜帘,如长发般在水波里荡漾。当然,如果你们路过翻转全浮式养殖区,会发现“紫菜田园”上,人们脸上总是洋溢着丰收的喜悦。

我在东岙沙滩上发现一块电子显示屏,屏幕上显示“温州东岙蓝色海湾指数”。你们知道那是什么吗?它是海湾整治效果的综合评价指标,东岙沙滩的指数为八十五点九九,表明海湾质量状况良好、稳定。路过这里时,你们可以暂停一路的奔波,放心地歇一歇,看看风景,听听人们戏沙逐浪的欢声笑语。

如果你们夜晚经过半屏大桥,桥上音乐喷泉正播放美妙旋律,你们也会跟着翩翩起舞吧?再回过头,看看韭菜岙沙滩每晚八点的“打铁花”——沙滩烟火音乐会。恐怕你们还不知道这里的巨变——曾经,沙滩的沙子都被人们运走卖掉或者建房子,致使碎石乱砾、滩泥遍布。是蓝色海湾整治工程实施,沙滩重修,才有了如今的温馨。这样的沙砾滩,在洞头已修复了十个,每一个都带活一个村庄,救活一段海岸线。

亲爱的小凤鲚,即将停笔之际,又有好消息传来。洞头区蓝色海湾整治工程的工作人员说,为更好地给鱼儿让道,他们正准备启动生态海沟工程,在已经打开的堤坝位置,继续向下深挖,为海洋生物通行缩短洄游路程,腾一条更宽敞更舒适的通道。这一路,你们会游得自在畅快。

期待我们的相逢。

阅读 84
省份 融媒体指数 融媒体系数
平均数 1


Loading...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