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 使用指南
当前位置:关注森林 > 工作研究 > 理论研究 > 正文

假设,朱鹮?

媒体:美丽陕西  作者:曹庆
专业号:朱鹮 2019/9/4 13:52:56

假 设——

                                         曹庆

“假设”,是根据实践经验和理论体验,对所关注事件的发生发展规律或成因原因作出推测性论断和假定性解释。当站立在十字路口时,“假设”是一座灯塔,提醒着正确的航向;当行走在宽阔大道上时,“假设”是一盏明灯,照亮着正确的选择。

朱鹮,鹈形目鹮科鹮亚科,又名红鹤、朱鹭。朱鹮本是一名普通的鸟,历史上曾经广泛分布于东亚地区,而且数量众多。1660年和1730年,日本八户藩曾申请驱除危害稻田的朱鹮鸟群。上世纪中期以后,朱鹮数量急剧下降。1963年以后,俄罗斯一直没有朱鹮记录;1964年后,在中国甘肃采到过1只朱鹮标本后,直到1981年间,没有朱鹮记录;1979年以后,朝鲜半岛再没有朱鹮记录。2003年10月10日,日本国内的朱鹮“阿金”死去,整个日本如丧考妣,因为日本血统的朱鹮彻底灭绝了。

研读历史,是为了知晓过去发生了什么,是为了借鉴当前的作为是否合理,是为了检验即将付诸的行动是否得体,是为了预测未来如何走向。如此,以“假设”为第一关键词,以“幸运”为第二关键词,假设过去能重来,假设当前存在即是恰当,那么,朱鹮的过去和未来将存在哪些可能?如果那些不希望的假设成真时,我们能坦然面对?

假设之一

假设,1981年时,中国科学家没有在陕西省洋县“最后的7只”朱鹮——

从1978年起,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中国朱鹮专题考察队”沿着曾经有朱鹮分布的地区开始调查,在河北、河南、山西、安徽、江苏等14个省份,大海捞针地寻找朱鹮,曾一度被认为在野外灭绝。1981年4月,调查队来到陕西省洋县,采用播放幻灯片的形式发动群众提供线索。5月17日,农民何丑旦报告:“我前几天还见过这种鸟!”

1981年5月21日傍晚时分,在仅有7户人家的洋县八里关镇姚家沟,在从下边往上数的第7棵大树上,有1只成年朱鹮和3只嗷嗷待哺的毛茸茸的小朱鹮。就这样,刘荫增研究员一行发现了世界上仅存的7只野生朱鹮。

1981年5月23日,新华社公布了这一重大发现。

让我们比较这一假设成立与否的后续可能。假设,刘荫增研究员一行没有不厌其烦地播放电影幻灯片,将会有两种可能:

1.刘研究员下一次再来洋县,“最后的7只”朱鹮变成了“最后的5只”朱鹮;

2.“最后的7只”朱鹮没有坚持到刘研究员或者其他研究者到来,成为最后的纪念。

事实上,朱鹮长期存在于秦岭南坡南麓的古籍文献中和人们的口口相传中,即是“红鹤”。当得知“红鹤”被称作“东方宝石”时,洋县人感恩自己常年与“宝石”幸福地共渡时光。幸运的是,“最后的7只”朱鹮被及时发现。事实上,即使在无出其右的严格保护措施下,长达十年中,朱鹮数量增长缓慢,“朱鹮灭绝”的阴影一直徘徊在洋县上空。如果没有及时发现和严格保护,最后的朱鹮大概会成为无声无息地自生自灭在秦岭南麓,也许现代科技有可能发现“最后的7只”朱鹮谢幕后的遗迹。

朱鹮与日本皇室文化关系密切。朱鹮的重新发现改变了与野生朱鹮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的人们,包括被触动,间接促进了一揽子的连锁反应。幸运的是,最后的朱鹮野生种群被日本科学家重视之前,落后的社会产生力成为“东方宝石”的保护伞,也成为保护自然生态系统的试金石。

假设之二

假设,科学家发现“最后的7只”朱鹮后,国家没有成立保护区进行严格的科学保护——

发现野生朱鹮种群后,“怎么办”才是考验中国人智慧的关键。1983年, “朱鹮观测站”成立;1988年,朱鹮保护工作得到国际支持,中国政府林业部与日本政府环境厅订立了《中日共同保护研究及其栖息地》合作项目;2001年,陕西省人民政府批准朱鹮自然保护区,管辖面积375.49平方公里;2005年7月,经国务院办批准成立陕西汉中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假设,在并不遥远的1981年5月21日,刘荫增先生没有跋山涉水验证何丑蛋先生所言,极可能没有日后的朱鹮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就不能出现今日之“花开鹮乡”美景。接下来的情景大概只有一种可能:朱鹮不大可能坚持到40年后的林业六大工程实施,极可能在的农耕歌谣和油锯轰鸣中彻底消失。幸运的是,即便秦岭处在热火朝天的森工年代中,朱鹮保护区在被采伐、筑路、人工造林、农业耕作中依然高举保护大旗,回想曾经对明天和未来进行的多种假设,“怎样保护”“保护什么”“朱鹮在哪里”等是外界的疑惑,也是保护区人的疑惑。幸运的是,时有朱鹮“找”上门来,亲自上门“答疑解惑”,这种友好的工作模式,成为朱鹮保护事业中高潮与低谷的小小转折点。

更幸运的是,在全国形势一片大好、改期开放刚刚拉开序幕之后,朱鹮华丽亮相,成为保护秦岭自然生态系统的保护伞。

假设之三

假设,2002年3月时,没有在秦岭北麓建立人工种群——

防止物种灭绝的手段之一是建立迁地种群,成功保护一个物种的标志之一是野化放归。当洋县境内朱鹮增长到一定数量,基本能使普通民众“将心落回肚子里”时,科学家的心却仍处于“七上八下”状态,因为曾经广泛分布的朱鹮仍分布于狭窄的陕南一隅。幸运的是,保护朱鹮的眼光并没有局限于秦岭南麓。2003年3日,国家林业局从洋县调拔60只朱鹮至秦岭北麓的周至县楼观台,建立了首个朱鹮迁地人工种群。2007年以后,这个种群开始自然繁殖,并参与向其他地区野化放归和科学研究活动提供朱鹮种鸟。

更幸运的是,2013年7月,我国首次在秦岭以北实施朱鹮野外放归实验,在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野化放飞了32只朱鹮。2014年4月30日和5月1日,2只秦岭以北子一代小朱鹮出生,这标志着我国秦岭以北恢复朱鹮野外种群成功,标志着野化放飞取得了重大突破。

2014年9月17日,在位于宝鸡市千阳县的千湖国家湿地公园内,30只经过野化训练的朱鹮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这是继2013年在铜川成功放飞32只朱鹮之后,林业部门在秦岭以北地区再度野化放飞朱鹮。至2018年,千阳朱鹮种群已经喜添了8只朱鹮宝宝。

有一则令“牧鹮人”津津乐道的佳话:2008年雪灾,4只朱鹮从损毁的棚舍“逃逸”,至2017年,这4只“飞向自由”的鸟自我发展为10只朱鹮种群,与黑鹳、鸊鹈、白鹭等生活在黑河河滩地一带,成为一段野外放归的“幸运之星”。

假设之四

假设,2007年9月,国家林业局没有在河南董寨建立朱鹮迁地保护及野化放归研究基地——

幸运的是,人类并没有沉浸在“朱鹮种群数量稳中有升”中,保护朱鹮的“进行中”也没有被局限在陕西。2007年9月,国家林业局在河南董寨建成陕西省外的首个朱鹮迁地保护及野化放归研究基地,朱鹮保护工作及启迪从陕西传播向神州大地。据2014-2015年监测,董寨朱鹮种群共飞出雏鸟15只;至2018年8月,共放飞朱鹮68只。目前,先后在河南、浙江、四川、北京、上海建立了朱鹮异地种群,中国野生朱鹮数量达到2000多只,国内种群数量达到3000多只。“鹮飞神州”成功之后,为过去、眼前和日后的“比较”与“假设”铺设着更广阔的平台。

从“最后7只”到鹮飞神州,朱鹮应该是地球生灵中的超级英雄,是自然界生命的奇迹“霍金”。在上世界重新发现朱鹮时,朱鹮在人们的眼中是否如一只歧路之羊?幸运的是,“最后7只”受到足够重视,在“要朱鹮,还是要大米”的比较和假设下,人类选择了保护自然生态系统,这是生态系统的幸运,也是人类的幸运。

假设之五

假设,朱鹮长此以往地生活在地球生物圈——

2016年6月1日,阎良男子冯某叔侄与临潼男子郝某三人开车前往铜川耀州区,当车行至瑶玉村附近路段时,郝某发现的车前方飞过一只白色大鸟,不但体型庞大,而且羽毛颜色非常漂亮,三人觉得很是稀奇。此时,郝某再次发现路边的电线上,站着一只和刚才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大鸟,于是立即就怂恿喜好玩弹弓的冯某将其打下来,并称将大鸟打下来后,带回去还能煮一锅肉。冯某拿出随身携带的弹弓连打两下,将这只大鸟打落在地,当发现死去的鸟脚上的环志编码,他们意识到这可能不是一只普通的大鸟,感觉到事态的严重性。

事态真的很严重,被科学放归、GPS严密跟踪的朱鹮意外死亡,使得一项缜密的科学研究前功尽弃,也为三位“弹孔男”带来牢狱之灾。

如果说数次经过关键“路口”时,我们付出了教训,一定也汲取了借鉴,并神机妙算地选择了螺旋式地上升;如果说人类在人类征服自然界的每一次胜利都必须受到大自然倍数的报复,那么,在以保护森林生态系统过程中,中国人宁愿选择放弃对大自然的“征服”,而为更大范围地保护生物多样性而行动。幸运的是,习近平主席“两山理论”引发自然保护人强烈的共鸣,成为自然保护区工作时强烈的背书。

世人皆知中国为保护朱鹮物种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准确地说是中国人为了保护大尺度的自然生态系统的联通性、协调性、完整性不断努力,上演了掩护与开拓、暴力与挽救、惊骇与大胆的精彩纷呈,必将推动整体保护、系统修复,进而实现生物多样性保护的主旨。

在生态学者眼中,隔离物种与环境的关系、只保护一个孤立物种是不可思议的。中国保护朱鹮的实践,证实了大尺度的保护地工作的重要性和关键性。当付出足够的努力,运用了科学的方法后,人类将能坦然面对朱鹮物种灭绝。

物种与生态系统,存在着千丝万缕,假如地球生物圈有知能言,将会对每一个物种说:你在,挺你;你走,爱你!

有生之年,歧路恒多,如果存在“假设”的空间,我希望每一个生物都幸运地享受了生命历程、贡献了生态系统、目睹了子孙繁盛、抵达了寿终正寝。让我们一起缅怀几种物种的谢幕——

1964年6月25日,最后一只秦岭虎被打死在佛坪县东河台村(在今观音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标志老虎在秦岭谢幕了——

2002年7月14日,在人工环境中生活22年185天的白鳍豚“淇淇”在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去世,标志白鳍豚物种彻底从地地球生物圈谢幕——

2019年1月1日,一只“享年”14岁、呼名为“乔治”的夏威夷金顶树蜗死亡,很可能这个物种的最后一只在地球上谢幕——

2019年4月13日,一只雌性斑鳖在苏州动物园去世后,目前该物种全球仅剩下 3 只雄性——

阅读 272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