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 使用指南

作者信息

E-file:陶思明


陶思明的最新文章:

    微信关注

    关注“林草产业论坛”微信号:linyedawosi

    林业人:
    为什么一定要关注微信?
    当前位置:关注森林 > 工作研究 > 心得体会 > 正文

    无条件放生执法“没收猎获物”活斑海豹有章可循(三)

    媒体:原创  作者:陶思明
    发布:陶思明 2019/2/28 10:54:32

    陶思明

    null

    三、走出“再救护”泥淖尽快放生自然

    据报道,“案件发生后,大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市领导作出批示,要求全方位加强监管工作,全力救治存活斑海豹幼崽。”“农业农村部要求严查此事并务必做好斑海豹幼崽救护工作,同时派员会同辽宁省农业农村厅赶赴大连,就案件处理和斑海豹救治情况进行指导和对接。”(《人民日报》,2019.2.21)大连市渔业、保护区、救护单位、权威专家等,正在打一场保护斑海豹的“人民战争”(网络资料,2019.2.26)。事实却是如此,大连市政府25日新闻发布会称,在发布悬赏通告不到一天时间,即有2名在逃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目前已控制以翟某凯为首的10名主要涉案犯罪嫌疑人;斑海豹“生存状态基本稳定”,后续如何放生也有初步计划。但遗憾的是,发布会同时宣布活斑海豹为61头,而同日《人民日报》还报道说“大连62只幸存斑海豹幼崽将分批次放生”,可能一两天时间又死了1头,看来形势变化很快,约半月时间活斑海豹已从破案接收转入再救护时的71头减少为61头,如果放生自然的工作还不尽快启动,活斑海豹数字还会更新,这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同时,海冰区是这批斑海豹幼崽自出生到盗猎唯一熟悉了的环境,“根据卫星监测结果,近期辽东湾最大浮冰范围5至15海里,一般冰厚5至15厘米,最大冰厚25厘米”(中国新闻网,2019.2.24),随天气转暖已开始消融,如果不抓紧放生,过不了几天海冰彻底消融,放生最有利的原地原生境就没有了,其时再放生将是这批斑海豹不熟悉的全新环境,适应性上肯定不抵有过体验和留下烙印的。真是生命不等人,时间也不等人,环境也不等人啊,我们应该想斑海豹所想,急斑海豹所急,快刀斩乱麻放弃再救护,让他们回到自然中去。

    综合各路媒体报道介绍,这些活斑海豹作为执法“没收猎获物”佼佼者,只所以不能及时放生自然,似乎是陷入了各显神通极尽挖空心思管控斑海豹及其放生自然之能事的“再救护”泥淖。诸如虚弱豹体抢救说、人工喂养待其独立生活说、放生综合评估说、方案编制论证说、放生地点科学选择说、放生前提说、符合放生条件说、野化训练说、按计划分批分时段放生说、繁殖区超出保护区范围说、海上冰区难以进入说,以及有些趁火打劫意味的给获救斑海豹安装卫星跟踪信标说、构建其DNA指纹图谱说等等,闪烁可见的无不都是充分展示人的主观能动性、各自业绩、智慧与能力,进一步强化再救护的必然性和重大意义,并设置各种各样的前置性条件,试图将延缓放生、少放生甚至不放生合理化、必然化,还见缝插针使这些落难斑海豹成为科研材料,协助他们开展相关科研项目等,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中,信心满满成功必然在我,却唯独不见了人尚不可战胜的自然力和深处水生火热中的斑海豹。但相关情况真是这样吗,或者没有这些繁文缛节斑海豹就不能放生,完全不见得。如果不从思想理念上理清楚,拨开云雾见天日,尽快走出“再救护”泥淖,这批斑海豹极有可能被淹死在这说那说、说说不断、纷繁杂陈、不可捉摸的境况中,顺利放生自然是困难的。

    比如反复提到的被偷盗的小斑海豹因非法猎捕时受到惊吓,藏匿时又未得到母乳喂养,因此身体非常(或极度)虚弱,免疫力极差,经积极努力全力实施救治,生存状态基本稳定,救护存活率在业内属于较高水平等。经历盗猎各环节人的直接胁迫、环境变化引发的心理伤害、拒食等,斑海豹精神和健康状况肯定有变化,这是大家都能想得到的,但是否公安解救后豹情普遍都很糟糕,不再行救护就不行呢,这严重存疑。许多媒体报道和现场人员介绍的可是“目前幸存的斑海豹幼崽中,除4头尚需一段时间恢复外,其余健康状况良好”或“刚解救回来的71头斑海豹中,(只)有个别状况非常不好”(《人民日报》,2019.2.21),没有说都不好、都要再抢救。网络上也有些报道视频,看上去执法解救时那些活斑海豹并不是特别幼小、也没有都病恹恹的或弱不禁风,倒是挺精神的,跃跃欲试、叫声很大。而且涉案斑海豹是要进入商业利用的,又是生命力旺盛的幼崽,刚盗回来暂养中,后期时间还长,犯罪产业链是不是也要有一些照料,对活着的斑海豹不能有大的伤害,否则都奄奄一息了,他们还拿什么赚钱去,这也是执法“没收猎获物”中活动物直接放生的事实依据。那查获后为什么不能直接放生,连专家诊断并公开确认的大多数“健康”个体也要一并转入再救护;既然“大部分健康状况良好”,又说“救助救治正有序进行”,到底在救助、救治、抢救什么,因为个体差异已经死了一批,活着的本来就没有死,说什么比较高的抢救成活率?

    即便有个别活斑海豹看上去“弱小”“不健康”的样子,令人心生怜悯感到需要再救护,以及人工喂养中烦躁、拒食等,那大多也没有别的原因,而是离开自然生境和人为胁迫的产物,只有解除人为胁迫还其自由回到自然生境,才好解决问题啊。野生动物之所以“野生”,意味着以其天性享有最大的生存自由,没有什么比还其自由更重要的了。人是社会动物,不是也经常要到自然界康养一番吗,什么森林浴、日光浴、海水浴、热泉浴、泥浴等花样繁多,全国有经营管理的旅游景区景点达3万多个;而惩罚犯罪分子不也是限制自由,罪大者终生监禁,服刑人员积极改造争取减刑,不同样也是为了尽快出狱重获自由。斑海豹因其野生野性,何尝无时无刻不想沐浴自然康养身心,老在救护复救护中,没有安全感,瑟瑟发抖,自然对策难以施展,犹如虎落平阳被犬欺,能重获精气神吗?说斑海豹还未褪毛不能自主摄食,只能人工喂养,意思也是不能放生,那难道就不想想未经盗猎的斑海豹幼崽怎么办,如果放生他们不是也可以回到母亲和种群怀抱里,吃上奶或见习各种生存本领。生态系统中野生动物自有生存对策,足以应对生命旅途中一般性风险,大胆设想这批斑海豹如及时放生自然生境、免于人为干扰,他们是完全有能力自我愈合盗猎活动身心影响的。否则,就不能理解野生动物几千万年上亿年的物种历史,那得经历多少磕磕碰碰、九死一生,难道我们人为力在事事时时处处就真的强过自然力,再救护就真的比放生自然风险小,从目前看几无可能。

    再比如说要进行野化训练,符合条件的全部放生,或根据斑海豹幼体恢复情况分批放生等。这明明是野生动物,不是人工饲养繁育的,更不是家养动物,而且脱离自然生境不过十天半月,居然说对其要进行野化训练,是不是过分离奇了。那就得先行“野生”变“家养”,再“家养”变“野生”,这是一个显著改变动物习性的艰难过程,不说折腾斑海豹了,按所说的“计划定在3-5月”放生,时间上也来不及啊。也许,相关专家们已经真真切切把这批斑海豹看作人工种群了,说什么“研究显示,经过评估和野化训练的斑海豹可以适应野外生存,与自然界生长的斑海豹不存在显著的行为差异”(澎拜新闻,2019.2.25),那请问这批斑海豹不是生长在自然界又是在哪里生长的?还说“如果斑海豹能够满足自主摄食、健康状况良好、有水中方向感等野外适应能力、未携带相关病原菌的前提下,第一批将在三四月份进行放生”,这是什么斑海豹,该不是纸糊泥塑的洋娃娃吧!其实,对这批离开自然生境时间很短、野性根本就不曾流失的斑海豹,最好的“野化”就是它们从哪里来,帮它们尽快回到那里去,大幅度减少离开自然生境和野生种群的时间,否则人为持有时间太长,真的由野生动物变家养动物后,真想野化也难了。

    而什么叫“符合放生条件”,那明摆着不符合放生条件的就是不放生了。盗猎时没有说符合盗猎条件,破案时没有说符合破案条件,解救时没有说符合解救条件,转手再救护时没有说符合再救护条件,怎么一进入海洋馆等单位行“救护”后,再放生自然时就有条件了。它们生于自然、来自自然,急切地想回到自然,就是唯一条件,除此外想不出还能有其他什么条件,即使有也还不是人根据自己的喜好和目的性所定。如果拖来拖去,长期处在“抢救”“救助”活动中,导致斑海豹豹情发生变化,或因为其他各种各样利益考虑,这头斑海豹不符合那条放生条件,那头又不符合这条放生条件,最后只有几头确定为“符合放生条件”,或都确定为不“符合放生条件”,岂不是一头也不放生了?这完全有可能,北京市城市户籍是向全国人民甚至外国朋友都开放的,但对照其条件每年真正可以落户的能有几人。这次由展示利用或研究斑海豹的相关单位再救护斑海豹,本来就缺乏可信度,各种花样翻新的符合条件才能放生说,也使“全部放生大海”一并没有了可信度。还说什么“辽东湾北部存在大片冰原,船基本开不进去”,或该区域已超出斑海豹自然保护区范围,意思也是放生有困难或不能去放生,那盗猎者可以去盗猎,为什么公权力还不如个盗猎的,竟然没有去斑海豹自然繁殖区的交通条件,岂非咄咄怪事。野生动物分布是随机的,自然保护区只是保护斑海豹措施之一,保护区以外的也有保护机制,保护从来都是点面结合、相得益彰的,没有空白区,如果能由点状分布的自然保护区全部包揽,野生动物主管部门就没有存在必要了。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们不能置这批离开自然生境和野生种群已多日的斑海豹生死于不顾,老以各路神仙自己的想法为行事标准,把持着斑海豹不放,这件事上不能以人为中心,要以斑海豹为中心,以尽快放弃再救护转而放生自然为工作目标。君不见中央电视台“等着你”栏目,播出了多少小孩被拐卖后,父母和孩子双方多年都无一日不在彼此寻找的动人情景,那是情深似海,令多少人潸然泪下啊。涉案斑海豹何尝不是如此,它们的父母亲正在焦急等待,天天欲眼望穿待儿归,马上就要开始洄游了,希望可伶的孩子们能回到他们的身边一起走,那是心肝宝贝舍不得丢下啊;它们的群体正在翘首以盼,原以为像爱护自己生命一样爱护野生动物的人,会从速将可爱的兄弟姐妹完璧归赵,我们正在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应该以更加文明的态度对待野生动物,怎可让朋友们大失所望!

    这批执法“没收猎获物”活斑海豹,绝没有半点侵犯我们人类,不应该从黑色产业链到再救护链而不得自由和新生。如果真想保护、真要救护,就赶紧全部无条件放生自然,继续他们波澜壮阔的野生动物生命里程,在自然生态系统和绿水青山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也提升我们不可或缺的生态服务。这样做,不仅重获自由和解放,家庭团聚、种群兴旺的斑海豹会谢天谢地,同样也符合我们熟记于心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哲学观和“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观,无愧于我们的伟大和光荣!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