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业 使用指南
当前位置:关注森林 > 工作研究 > 技能技巧 > 正文

2019 eBird分类系统更新总结

媒体:SHSbirding  作者:SHSbirdin
专业号:生物多多 2019/9/5 10:15:52

此篇文章中所有的中文鸟名都是临时鸟名,大部分都通过已定的英文鸟名直译过来,仅供参考。另外,此篇文章描述的改变都是eBird分类系统中的改变,与IOC等其他鸟类分类系统会有少量出入。

最近,国外最大的公民科学观鸟平台之一eBird(ebird.org)进行了一年一度的后台鸟类分类系统更新。这是为了让网站的分类系统能够与时俱进,加入分类学最新的研究成果。许多观鸟者对于分类系统的改变内心是十分矛盾的:这有可能会带来“躺新”(原本见过的一种鸟被拆成两种,而正好新的两种原来都见过);但这些改变也意味着有可能需要学习更复杂的区分新鸟种的方式。这篇文章会通俗地概括这次更新中对国内观鸟人影响较大的几个改变。一些国内有分布的鸟种(包括白腹鹞蛇雕凤头鹰雕矛纹草鹛虎斑地鸫灰短脚鹎)的改变完全不会影响到国内的种群(拉丁学名不变),因此这些鸟种并没有被包括在此文章中。

斑脸海番鸭

影响星级:⭐️⭐️

原本的“斑脸海番鸭”(Melanitta deglandi)从北美到东亚的海洋上都有分布。这次更新把原本东亚的“斑脸海番鸭”与北美的种群拆分开来,成立一个新种M. stejnegeri(暂定中文名“斑脸海番鸭”),而北美的种群保留了原本的拉丁名M. deglandi(暂定中文名“白翅海番鸭”)。白翅海番鸭在我国东部海域可能会以迷鸟的形式出现,其与斑脸海番鸭的主要区别在于雄性繁殖羽胁部褐色,而斑脸海番鸭雄性繁殖羽胁部黑色,并且喙的边缘黄色。

△ 斑脸海番鸭(M. stejnegeri)成年雄性繁殖羽的辨识特征在于其喙的边缘黄色,嘴上瘤状物向前钩,并且胁部黑色。(拍摄:小松靖彦)

藏马鸡与白马鸡

影响星级:⭐️

原本eBird的系统里把白马鸡(Crossoptilon crossoptilon)当做了藏马鸡(C. harmani)的一个亚种,而这次更新把白马鸡拆分了出来。在许多其他的分类系统(比如马敬能先生写的《中国鸟类野外手册》)中,这两种马鸡已经是两个独立的种了,因此对于大部分观鸟者来说这没有任何变化。

棕胸佛法僧

影响星级:⭐️

这次更新把原本“棕胸佛法僧”(Coracias benghalensis)中东南亚至中国南部的种群拆分成了一个新种C. affinis(暂定中文名“棕胸佛法僧”),而印度、斯里兰卡至中东的种群则保留了原本的拉丁学名C. benghalensis(暂定中文名“印度佛法僧”)。同样,在国内只有棕胸佛法僧C. affinis有分布,因此对于国内观鸟者来说这也只是拉丁学名上的改变。

蓝短翅鸫

影响星级:⭐️⭐️⭐️

原本分布于中国南部以及东南亚地区的“蓝短翅鸫”(Brachypteryx montana)被拆分成了四种:我国西部的种群被分为“喜山蓝短翅鸫”(B. cruralis);我国东南地区的种群被分为“蓝短翅鸫”(B. sinensis);而我国台湾地区的种群被分为了“台湾蓝短翅鸫”(B. goodfellowi)。原本的montana种名被分给了分布于东南亚诸岛的种群。这四种鸟在体色与叫声上都有差别。关于原“蓝短翅鸫”的拆分更详细的描述以及新鸟种的图片可以参考“推鸟”公众号的这篇文章(点击进入)。

暗绿绣眼鸟与灰腹绣眼鸟

影响星级:⭐️⭐️⭐️

在今年的分类系统更新中,绣眼鸟属(Zosterops)的更新算是最复杂的一个。原本就十分类似的几种鸟在通过交换亚种、拆分新种的操作后变得更加混乱,辨认难度不亚于柳莺。首先是原来的“暗绿绣眼鸟”(Z. japonicus)与其他几种绣眼鸟合并后又被拆分成几个新种:Z. japonicus(中文名暂定“暗绿绣眼鸟”)、Z. simplex(中文名暂定“中华绣眼鸟”)和Z. meyeni(低地绣眼鸟)。暗绿绣眼鸟Z. japonicus现在只分布于日本、菲律宾、以及印度尼西亚等地,目前在国内还没有记录;中华绣眼鸟Z. simplex分布于中国与东南亚大部分区域;而低地绣眼鸟Z. meyeni在国内仍旧只在兰屿群岛有分布。中华绣眼鸟Z. simplex和暗绿绣眼鸟Z. japonicus在外观上的区分方法在于中华绣眼鸟额头与眼先颜色与背上不同,为浅黄色;而暗绿绣眼鸟这些位置的颜色与背上的颜色一样,为暗绿色。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原本菲律宾的特有种“山地绣眼鸟”(Z. montanus)被合并到了暗绿绣眼鸟Z. japonicus当中。

△ 上:暗绿绣眼鸟(Z. japonicus)眼先与背上的颜色一致,呈暗绿色;下:中华绣眼鸟(Z. simplex)眼先呈浅黄色,与身上其他部分不同。(拍摄:小松靖彦)

暗绿绣眼鸟的改变已经算够复杂的了;然而这在“灰腹绣眼鸟”(Z. palpebrosus)的改变面前都不算什么。这一原本广布南亚至东南亚的鸟种被分成了四种新成立的鸟种。幸运的是,国内目前有分布的仅一种,Z. palpebrosus(暂定中文名“灰腹绣眼鸟”)。然而,去过东南亚看鸟的鸟友就可能需要好好研究一下新成立的几种绣眼鸟了。

白喉林莺、沙白喉林莺与休氏白喉林莺

影响星级:⭐️⭐️

原本在国内分布的林莺类包括“白喉林莺”(Sylvia curruca)、“沙白喉林莺”(S. minula)以及“休氏白喉林莺”(S. althaea)等种类。对于国内鸟人不幸的消息是,这三种鸟在这一次更新中都被合并到了一起,成为了S. curruca(中文名暂定“白喉林莺”)的亚种。

远东树莺与日本树莺

影响星级:⭐️

原本属于日本树莺(Horornis diphone)的canturians亚种被归还给了远东树莺。后者的拉丁学名也因此由H. borealis改成了H.canturians。由于此次更改,上海地区分布的大部分树莺现应该都属于远东树莺(H. canturians)。

△ 此次更新后,在上海区域繁殖的树莺都应为远东树莺(H. canturians)。(拍摄:小松靖彦)

云雀

影响星级:⭐️⭐️

目前,日本云雀(Alauda japonica)这种鸟虽然在IOC以及《中国鸟类野外手册》等分类系统上已经被接受是一个独立的种,eBird却一直将其作为云雀(A. arvensis)的一个亚种。这次更新中,eBird将云雀下的几个亚种按照IOC等系统的分类方式分成了两组,并预告说这两组亚种以后有可能会变成两个独立的种(也就是其他系统中的云雀日本云雀)。这两类鸟虽然外表十分相似,但在求偶行为、鸣声以及叫声上有区别,因此eBird鼓励各位观鸟者在观察云雀时记录它们的叫声或行为。

以上就是会影响到国内鸟种的主要的分类系统更新情况。虽然了解这些分类学前沿的发现固然重要,但具体采纳不采纳其实是各位观鸟人自己的决定。有些人喜欢研究这些种群之间细微的差别,而其他一些人却可能更喜欢欣赏鸟类自身的魅力,而不是强求辨认的准确性。说到底,各位观鸟人不管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能够在爱鸟护鸟的同时使自己获得良好的体验才是观鸟这个活动的最终追求。

参考资料

1. Team eBird, "2019 eBird Taxonomy Update - Complete".  21 Aug 2019. https://ebird.org/news/2019-ebird-taxonomy-update. Accessed 23 Aug 2019.

2. 中国鸟类名录6.0版

3. IOC World Bird List Version 9.2 (worldbirdnames.org)

4. 约翰·马敬能、卡伦·菲利普斯、何芬奇,《中国鸟类野外手册》(湖南教育出版社,2000)。

Written by 作者: Kevin Cheng 11(1)

Layout by 排版: Kevin Cheng 11(1)

Photos by 图片: Yasuhiko Komatsu

Advisor 指导老师: Ms. Qiongyu Zeng

阅读 210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